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明天下

正文卷 第一章第一滴血

明天下 孑与2 7010 2020-09-15 09:23

  第一章第一滴血

  张建良从一辆马车上跳下来,抬头就看到了嘉峪关的城关。

  随即,他的状的满满当当的双肩包也被车夫从马车顶上的货架上给丢了下来。

  双肩包非常沉重,他用力抱住才没有让双肩包落地,为此,他瞪了一眼那个态度很恶劣的车夫。

  车夫露出一嘴的黄牙笑了一下,对于张建良的愤怒毫无感觉,跳回车夫位置,抖一抖缰绳,马车就缓缓地开始行驶,很快,就跑了起来。

  长途马车是不进城的。

  嘉峪关城墙非常的高大,不过,城墙上却没有守卫的兵丁。

  只有一群税吏正在检查进入城关的商队。

  张建良背好这只几乎跟自己一样高大的背囊,用手掸掸臂章,就朝嘉峪关城门走去。

  一个身穿黑色军装,戴着一顶黑色镶嵌着银色装饰物的军官出现在准备进城的队伍中,很是显眼,税吏们早就发现了他,只是忙着手头的活计,这才没有理睬他。

  坐在一张躺椅上的税官头头看到了张建良之后,就慢慢起身,来到张建良面前拱手道:“探亲?”

  张建良看了税官一眼道:“回家。”

  税官有些难为情的道:“要检查的……”

  张建良道:“那就检查。”

  税官笑道:“如果兄弟不小心带了玉器,玛瑙,金子一类的东西,现在可以往身上装了,按照规矩,对兄弟这样的军人,只查行李,不查人。”

  张建良笑道:“我出塞外的时候,两手空空,如今回来了,也没有长物。”

  税官笑道:“这就好,这就好,不是兄弟不给面子,而是上峰追查的紧,有些兄弟出塞一趟,回来的时候背着两百两金沙,这不像话。”

  张建良笑道:“我从托云牧场来……”

  税官闻言愣了一下道:“我听说那里……”

  张建良道:“我们赢了。”

  税官紧绷着的脸一瞬间就笑开了花,连连道:“我就说嘛,段将军在呢,怎么能允许那些蒙古鞑子嚣张。”

  说罢,就让开路邀请张建良进关。

  “不查了?”

  “不查了,莫说上尉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功臣,只要您是从托云牧场那种地方来的,就不该在这里受委屈。”

  “我的背囊里有金子,有玉器。”

  “想必一定是上尉的战利品。”

  张建良探手拍拍税官的胳膊道:“谢了,兄弟。”

  说罢,就径直向近在咫尺的城关走去。

  “兄弟,杀了多少?”

  税官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张建良停下脚步回头对税官道:“这一次没有杀多少人。”

  税官皱眉道:“怎么就没杀呢?咱大明的使者都被人家割了耳朵。”

  张建良哈哈大笑道:“割掉使者耳朵的蒙古王的人头,已经被大将军制作成了酒碗,蒙古王以下三万六千余名俘虏,正式进驻托云牧场给我们种树,放牧,耕作。”

  税官也跟着笑道:“如此说来,来年,西域之地就不用再从关内调运粮食了?”

  张建良摇头道:“明年不成,看三五年后吧,蒙古鞑子不怎么会种地。”

  告别了税官,张建良进入了关内。

  嘉峪关是一道重要的关隘没错,只是这里的军事地位已经下降了很多,这里之所以还存留了官署,最重要的意义便是上税,而非防御。

  哈密一地才是大军云集的地方。

  在巴扎上吃了一大碗烤羊肉拌面,张建良就去了这里的驿站投宿。

  驿站里住满了人,即便是院子里,也坐着,躺着很多人。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妇人,西域的妇人,当张建良穿着一身军装出现在驿站中时候,那些妇人立刻就骚动起来,不由自主的缩在一起,低着头不敢看张建良。

  正在喝茶的驿丞见进来了一位军官,就连忙迎上来拱手道:“上尉从哪里来?”

  张建良从上衣口袋摸出一面铜牌丢给驿丞道:“给我一件上房。”

  驿丞看看手里这面代表校官的住宿凭证铜牌,再看看张建良的肩章道:“上尉,不是不给你办上房,如果宪兵来了,你不好交代。”

  张建良道:“已经授勋,官升少校了。”

  驿丞瞅瞅张建良的肩章道:“没有银星。”

  张建良转过身露出臂章给驿丞看。

  驿丞仔细看了臂章之后苦笑道:“肩章与臂章不符的状况,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建议上尉还是弄整齐了,否则被宪兵看到又是一件麻烦事。”

  张建良看了驿丞一眼道:“你该不会是把上房都给了那些奴隶贩子了吧?”

  驿丞摇头道:“知道你会这么问,给你的答案就是——没有!”

  张建良放下背囊,从背囊里取出一个精致的木头盒子抱在怀里道:“这是刘国民刘中校,我的背囊里还装着六个尉官,三个校官,加上我一共有五个校官,不知道能不能住在上房?”

  驿丞仔细看了一眼那个镶嵌了两颗银星的骨灰盒,郑重其事的朝骨灰盒施礼道:“怠慢了,这就安排,少校请随我来。”

  张建良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一间上房。

  说是上房,其实也不大,一床,一椅,一桌而已。

  张建良把十个骨灰盒小心的拿出来摆在桌子上,点了三根烟,放在桌子上祭奠一下战死的同伴,就拿上木盆去洗澡。

  驿站里的澡堂都是一个模样,张建良看看已经发黑的池水,就绝了泡澡的想法,站在淋浴管子下面,扭开阀门,一股清凉的水就从管子里倾泻而下。

  片刻之后,水就变得滚烫,他站在水柱下面,任凭热水从头上浇下来,再覆盖了他的全身。

  水流打在他的身上哗哗作响,这种声音很容易把张建良的思维引领到那场残酷的战斗中去……

  “挡住,挡住,先消灭骑兵……”

  “队长,我中箭了,我中箭了,医务兵,医务兵……”

  “跟着我冲啊……”

  “上刺刀,上刺刀,先把手雷丢出去……”

  “轰轰轰……我杀……”

  张建良猛地睁开眼睛,手已经握在微微发烫的水管上,驿丞推门进来的,搓着手瞅着张建良满是伤痕的身体道:“少校,要不要女人服侍。有几个干净的。”

  “滚出去——”

  驿丞愣了一下道:“也好,也好,有需要的时候再告诉我,都是好汉子,万万不敢亏了。”

  思绪被打断了,就很难再进入到那种令张建良浑身发抖的情绪里去了。

  他匆匆的给全身打了肥皂,冲干净之后,就抱着木盆从澡堂里走了出来。

  院子里依旧是那些女人,不过,这个时候,她们正在吃饭,所谓吃饭,也不过是一块馕饼而已。

  站在院子里的驿丞见张建良出来了,就走过来道:“少校,你的饭食已经准备好了。”

  张建良摇摇头,就抱着木盆重新回到了那间上房。

  桌子上的那支烟已经烧的只剩下一段烟灰,打开门的时候,烟灰就被风给吹散乱了。

  张建良放下木盆,重新点了一根烟放在桌子上,刘国民的烟瘾很重,一刻都离不开这东西。

  张建良又看看放在地上的背囊,将里面的东西统统倒在床上。

  就像他跟税官说的一样,里面装了十包金沙,还有很多看着就很值钱的玉石,玛瑙。

  他准备把金子全部去银行换成银票,否则,背着这么重的东西回关中太难了。

  最只要的是,嘉峪关的税吏可能会放他们这些大头兵一马,而后面遇到的税卡就没有这么容易了放他过去了。

  自从中华三年开始,大明的黄金就已经退出了钱币市场,禁止民间交易黄金,能交易的只能是黄金产品,比如说金首饰。

  张建良将黄金收拢了起来,装在一个小包里,离开房间去了驿站隔壁的银行。

  大明的驿站遍布天下,肩负的责任很多,比如,传递信件,一些不大的物品,迎来送往那些官员,以及出公差的人。

  后来又慢慢增加了银行,马车行,最后让驿站成了大明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听说关中的驿站里甚至还有电报,而嘉峪关这种小地方,还没有通这个东西。

  张建良其实可以骑快马回关中的,他很思念家中的妻子孩子以及父母兄弟,可是经过了托云牧场一战之后,他就不想快快的回家了。

  有时候他在想,如果他晚一点回家,那么,那十个生死兄弟的家人,是不是就能少受一些折磨呢?

  他推开了银行的大门,这家银行很小,只有一个高高的柜台,柜台上面还竖着铁栅栏,一个留着小山羊胡的中年人面无表情的坐在一张高高的椅子上,冷漠的瞅着他。

  “兑换金沙两百两。”

  张建良把十个装了金沙的袋子举得高高的放在柜台上。

  柜台后边的中年人对这一幕似乎早就司空见惯了,打开袋子,开始查验金沙的成色。

  “一两金沙九个半银币。”

  中年人查验完毕金沙之后,就淡淡的说了一句话。

  “不是说一两金沙可以兑换十三个银币吗?”

  中年人冷笑一声道:“那是在武威,在嘉峪关,只有九个半,不兑换就拿走。”

  张建良咬咬牙道:“这是我十个兄弟的抚恤金,我也不是贩金子的,这些金子都是兄弟们在托云牧场一点点积攒起来的。”

  中年人看了看张建良,叹口气道:“十枚银币,再高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兄弟,这些金子你带不到武威的,酒泉府的知府,最近正在开展打击倒运黄金的运动,你没办法过关卡的。”

  张建良抬头瞅着这个中年人道:“有没有法子绕开他们?”

  中年人摇摇头道:“这是最安全的法子,少一个银币就少一个银币,你是军官,以后前程远大,实在是没有必要犯走私这个罪。”

  张建良将桌面的十袋金沙装回口袋,默默地走出了银行。

  一两金沙兑换十个银币,实在是太亏了,他没法跟那些已经战死的兄弟交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