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正文卷 第五百九十九章 建 议 改 成:后 起 之 秀(求票!)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言归正传 13164 2020-08-01 17:18

  洞府中,文净面容一半在明、一半在暗,目中的思索与忧虑一直未曾退却。

  说实话的话,她其实是有些慌的。

  从自己被太白星君暗中收服到如今,已过去了这么久的岁月;

  最开始,那时太白星君还是海神,在南海之滨收敛香火功德,做一飞冲天前的准备。

  当时自己不知为何就被星君大人盯上了,此时想来,应该是自己算计了小小度仙门之事。

  她,鸿蒙凶兽中的佼佼者,血海大姐头,当年在血海也就不敢惹冥河老祖,没想到最后折在了一场不经意的小算计上。

  文净道人还记得自己当初那悲惨的遭遇。

  先是莫名其妙遇到了赵公明,赵公明二话不说就倒下去了,琼霄哭哭啼啼的就从旁来了,让她措手不及、很是不解;

  虽最后假装良善女子逃了出来,却道心失衡,被海神轻易攻破了心防……

  都是算计!

  这就是星君大人的手段!

  文净一直觉得,西方教众圣人弟子加起来,都不够星君大人算计的。

  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

  那些名字不重要的老道都不必多提,从金蝉子到虚菩提,再到地藏、弥勒,哪个不是被海神大人搞死搞残搞狼狈?

  若是一直博弈下去,再过个千八百年,估计西方教圣人核心弟子全都会折戟。

  当然,她文净对人教忠心耿耿的主要原因,还是自己的大妃……

  文净捂着嘴唇痴笑几声,站在洞口继续出神。

  可,在西方教继续潜伏的日子中,自己的地位水涨船高,甚至已经做到了暗部一把手的位置。

  虽然生死还是圣人老爷一句话的事,但很多只有核心弟子能参加的场合,自己也能去了。

  都已经到了这般地步,星君大人为何还不让自己出手?

  甚至,每次她主动带一些有价值的情报过去时,星君大人还会叮嘱她,让她不用操心这些小事,安心潜伏、莫要引起圣人怀疑。

  换而言之,星君大人要她做的事,比通风报信重要百倍、千倍。

  与之相对的,危险与难度,怕是也要高出千百倍。

  这、这如何能不慌?

  文净道人实在是想不到,自己有什么本领,能让星君大人如此器重,将不知是何的重任,压在她吹弹可破白皙透亮性感迷人露出来就有女王风范的肩上。

  师嫂做不到呀。

  而今天兵直接围了灵山,刚覆灭妖族主力的天庭大军气势汹汹,摆明了是要与灵山清算旧账。

  文净道人不得不多想……

  甚至,她还颇为期待,期待自己此时就能得到一缕传声,叮嘱她稍后如何如何行事;

  拿出这么多年搜集的证据,将灵山暗中做的那些事公布于众。

  随后,太清圣人宣布让她进入太清观做个小道童,过个千八百年赶赴玄都城。

  跟凤族那个孔宣决一死战!

  哼!

  ‘本女王大人怎么会输给那个刚决定性别的小……女子!’

  突然间!

  一阵笛声在心底响起,文净道人精神一震,站在洞口机警地扫视左右,淡定地闭上了双眸。

  南海之滨,某处秘密沙滩上,一名俊俏‘少女’吹着笛子。

  不多时,几条游鱼到了浅滩,那少女在吹奏中对游鱼传声,说了八个字。

  【稍安勿躁,自保第一。】

  随后,这少女身影遁入脚下礁石,消失不见。

  那几尾游鱼也转身归于大海,毫无行迹留下。

  灵山山脚,某隐秘洞府中,文净道人只感觉头晕眼花,几根纤指扶着额头,朱唇轻启,有点上头。

  果然……

  星君大人果然是让自己去叮圣人的脸吧!

  今天这阵仗都与她无关,除了让她直接去落圣人颜面,她是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为人教、为道门、为星君大人做些什么……

  总不可能让她去做什么西方教副教主,然后趁着大教主不在家,宣布灵山解散吧?

  “唉。”

  文净道人有些郁闷地叹了口气,面容多少有些感伤。

  “文净。”

  呼喊声自耳旁作响,文净道人的纤手哆嗦了下,随后立刻站直身形、凹出妖娆曲线,双手交叠在腹前,柔声道:

  “二老爷,文净在。”

  “嗯,”那嗓音应了声,似乎也有些迟疑,又道:“稍后天庭发难,需你做一事。”

  “二老爷请尽管吩咐,”文净道人轻轻一叹,“这天地间,若无此地,怕是都没文净的容身之所了。”

  那嗓音沉默一阵,而后继续传声叮嘱了几句。

  文净道人面露恍然,含笑答应了下来,目中满是坚定,又恰到好处流露出了几分思索之意。

  毕竟像她这种人物,哪怕是圣人交代的差事,直接一口答应、抛头颅洒热血,那才是真的有问题。

  此时眼神多一点点迟疑,搭配几分犹豫,再在犹豫中做出有些无奈的妥协。

  不愧是洪荒影后最有利的竞争人选,之一。

  ……

  另一边,李长寿将方才主动对文净道人传信的纸道人融为灰烬后,便着手安排后续诸事。

  金鹏拿回来的留影球,李长寿已看到了,效果很不错,一看就是金鹏、大法师、孔宣通力合作。

  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备份,容易被损毁。

  还好李长寿早就开发出了‘留影球内容复制’神通,给这三颗留影球做了九十九颗备份。

  有一说一,洪荒没有‘视频剪辑’的说法,所以这些留影球都是做不了假的。

  这半年,李长寿深思熟虑,在天庭选了一批胆识高、敢打敢拼的将领,并格外通知了杨戬一声,让杨戬今日去灵山观摩观摩。

  李长寿仙识看了看正在闭关的灵娥,计算了下灵娥此时道基的坚实度,很满意地点点头。

  随后,本体携着玄黄塔、离地焰光旗,自太白宫驾云飘出,命金鹏带着那数十位天将先一步赶去灵山附近,自己则隐藏行迹,朝峨眉山落去。

  一路彩云相伴,时而仙鹤环行。

  到得那罗浮洞前,李长寿甩了甩拂尘,拿着赵公明老哥上次给的玉符,遁入大阵之中。

  峨眉山风光宜人,远山如林、云雾似海,作为洪荒顶级洞天福地,这里的洞府入住率相当惊人,不过最好的地段都被赵公明这般大能占了,也没人敢说什么。

  相比于某些自封奇山的大能,赵公明这般只是占个洞府的行为,已是十分和善。

  ——这里并没有多提灵鹫山。

  刚进赵公明的大阵,李长寿就看到了,两个躺在洞前的男人……

  可莫要误会,这是赵公明在传授卞庄一些,与洪荒恶势力斗争的独特姿势。

  赵公明单手侧撑,笑道:

  “小庄啊,你再演练一遍,给长庚老弟看看。”

  那卞庄一个激灵跳了起来,此时才注意到李长寿的到来,连忙做道揖行礼。

  李长寿温声道:“学得怎么样了?”

  卞庄忙道:“末将拼尽全力,只求能学得公明前辈些许皮毛,而今始终不得要领。”

  “哎,谦虚了,”赵公明大手一挥,赞道:“此道,小庄已得神髓。”

  卞庄腼腆一笑,双手并在大腿外侧,丝毫不敢神态倨傲。

  李长寿笑道:“既然如此,就如老哥所说,先演练演练。”

  “是!”

  卞庄答应一声,刚想去给李长寿搬凳子,李长寿就摆摆手,言说事态紧急,不必多费力。

  少顷,赵公明起身与李长寿汇合,卞庄站在洞府门前,屏息凝神、调整状态,寻找着那微妙的感觉。

  赵公明肩膀撞了下李长寿,笑道:“稍后贫道也去溜达一圈?”

  “老哥你要躲灾躲劫。”

  “这躲得过去吗?”赵公明笑道,“倒不如大大方方四处走走,劫数来了从容应对。”

  李长寿问:“对了,老哥上次说的金灵师姐的弟子,就是叫闻仲的那个,老哥看着如何?”

  赵公明顿时竖了个大拇指,“品性上佳,悟性上佳,而且天生神通,能辨别是非对错,相当不错……

  他在碧游宫修行,金灵传了点道法也没多管,今后的造化怕是不低。”

  李长寿含笑点头,并未多说,那边卞庄已是举手示意自己准备妥当。

  闻太师嘛,同样是拥有三只眼的男人,一力匡扶末代大商,确实是个人物。

  只可惜……颜值不如杨戬。

  且看卞庄,此时轻轻吸了口气,表情很平静,目光也没有焦点,随意向前走了两步。

  突然!

  李长寿仿佛听到了‘咔’的一声轻响,似乎看到了一道血光击中卞庄心脉,卞庄下意识抬起左手捂住胸口,手背青筋暴起、发白的指节攥紧衣领,身形有些无力地斜躺、软倒……

  噗——

  血沫纷飞,人影憔悴,双目中带着愤怒、带着不甘,缓缓躺倒在地,口中还有气无力地喃喃着:

  “大人,咱们回去吧,他们势力太强……”

  “怎么样?”

  赵公明大拇指晃了晃,“这小子真其母的是个天才!”

  “嗯,有那味了。”

  李长寿满意地点点头,随即便招呼一声:“起来收拾下,稍后看我打出这个手势,无论谁在你面前,就直接上演这般戏码。

  不必担心,天道庇护着你。”

  “明白!”

  卞庄兴冲冲地应了声,身形一跃而起。

  这,是他苦学半年刚掌握的绝技!

  但让李长寿感觉有些不妥的是,赵老哥执意要一同前往,暗中躲藏身形,去灵山看个热闹。

  李长寿自是明白,赵公明担心他稍后去闯灵山会遇到麻烦,关键时刻他能代表截教出来表个态,与西方相抗。

  但很多事情,李长寿一言两语解释不清。

  这次去灵山,他并不是要掀起什么大战,天庭此时既没有这个实力,也没有这般资格。

  他去灵山,也就是衷心地给灵山一些发展建议,确保洪荒大环境和谐,在今后天庭建立新秩序的路上,灵山不会伸出它太长的臂膀。

  长臂管辖那套,上辈子在蓝星都行不通了。

  左右劝不住赵公明,李长寿干脆拿了一枚玉符,随手写了个‘太白宫特邀客卿’,以此给赵公明天庭背景。

  赵公明欣然答应,但显然没把这个身份放在心上,将玉符塞入袖中,就催着李长寿赶紧行动。

  李长寿眉头一皱,还是多劝了几句……

  片刻后,李长寿驾云,赵公明化作一名天将模样,卞庄也换上盔甲,与赵公明一左一右地跟在李长寿身后。

  路上,赵公明反复叮嘱卞庄不要紧张,把原本并不怎么紧张的卞庄搞的紧张了起来。

  但,卞庄也有自己的一份底气。

  谁知道他这半年是怎么过来的?

  吐血吐过来的!

  为了达到那一声‘噗’的最完美效果,卞庄拼上了自己的一切,每一口鲜血,都是从体内震出。

  堂堂一名天仙境后期的炼气士,差点就贫了血!

  自峨眉山到灵山的路虽长,但对于卞庄而言,一个晃神就见到了那金光覆盖的雄威大山。

  西牛贺洲最高点,西方灵山。

  “卞庄,开始切入情绪。”

  李长寿传声道了句,卞庄重重地点头,扶着腰间佩剑,目中一片清朗。

  爹、娘、奶、那些以后自己会遇到但现在还没影的仙子姐姐,他卞庄,今天出息了!

  马上就去西方教碰一碰!

  仙生巅峰,不过如此。

  做男人如果不能花开如森,就要做些惊天动地的大事!

  卞庄目中精光一闪,面色瞬间变得无比苍白,额头带着少许冷汗,连带着目光也开始涣散,身形佝偻了许多。

  重伤初愈、元气未复。

  正此时,道道流光自侧旁飞来,最前便是金翅大鹏鸟,簇拥着李长寿三人,一同朝灵山落去。

  再看灵山,此时金光大作,数十名圣人弟子、数百名老中青道者,面露微笑站在灵山的大门前,表面和气。

  此正是:

  长庚点将碰灵山,各怀心思斗神忙。

  随着李长寿带数十名天将抵达灵山山脚,于那蜿蜒的山路上快步而上,十方天兵齐齐向前推进,一股股浩瀚天威在四面八方镇压而来。

  但灵山之上的金光完全不为所动,其内夹杂的圣人威压,隐隐与天威相抗。

  金鹏快步而行,率先一步迈上灵山山门前最后一道台阶,此刻那英俊的面容上毫无表情,只是道:

  “天庭太白星君大人奉玉帝陛下旨意,前来彻查我天河水军副统领被西方教弟子暗伤一事,请西方教弟子弥勒外出应答。”

  开门见山,金鹏率先开团。

  有老道向前拱手,皱眉道:“此事怕是有什么误会。

  因此前洪荒中盛传弥勒师兄为上古极恶之徒鲲鹏的第二元神,故此弥勒师兄一直避世修行,我等也不知师兄行踪。

  但暗伤天将这种事,想来,弥勒师兄是做不出来的。

  他生性高傲,便是要出手斗法,也应是对太白金星这般有旧怨的高手才对。”

  金鹏眉头微皱,对方不痛不痒的几句话倒是颇为高明。

  但他跟在李长寿身后已有不短的年头,也有几分应对之道,淡然道:“是与不是,让他出来对质一番便知结果。”

  又有老道笑道:“虽如今我西方教微弱,被太白星君一力针对,但说到底,这里依旧是圣人道场。

  各位莫非,连对圣人最基本的敬重都没了?

  这洪荒天地,怕是要反了吧。”

  金鹏正要开口,身后传来一声轻叹。

  却见李长寿提着拂尘缓步而来,叹道:

  “翻来覆去对圣人的敬重,说来说去还是圣人面皮,各位为何不能摸着良心想一想,西方教两位师叔的面皮,被你们丢了多少,又坏了多少。”

  众老道对视一眼。

  正所谓事不过三,李长寿前来灵山已非三次,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过分一些。

  但这次,西方教众老道提前做好了准备,探讨了今日李长寿可能发难的一切要害,并推选出了六名老道,组成‘西方教最佳论道队’,迎战太白金星。

  此刻,李长寿已到了台前,那六名老道自信向前。

  风吹起他们或灰白、或银白的长发,拂起了他们身上破洞补丁袍的衣角,那种从容不迫、那种胸有成竹,竟是如此光彩闪耀。

  来吧,一辩!

  今日哪怕是你这太白金星说出无边大道理,他们六个也能推打回去,只要咬死弥勒师兄不在山中,此事他们也不知情,天庭,就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一老道主动开口:“太白星君……”

  “敢问,两位师叔在山中吗?”

  李长寿皱着眉,忧心忡忡地问了句,随后便叹道:

  “今日我来,其实不想闹出任何矛盾。

  我知道,此前是我有些太过咄咄逼人,抓住一点西方教的污点就放大,对西方教也有一定程度上的误解。

  能成圣人果位,自是天道认可的大德、大贤,两位师叔那也是德高望重的远古高人,被天道选中,成为天道的六大基石。

  今日,我是抱着解决事情、认清矛盾的诚挚态度,前来求见两位师叔。

  其他也不多谈,就是让师叔彻查一下,灵山极小一部分的弟子胡作非为、扰乱天庭安稳之事。

  各位,可否通传一声?”

  那六名老道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各自皱眉,一阵默然。

  这剧本,怎么跟他们此前想的,完全不挨着?

  一灵山弟子笑道:“星君何必用这般手段,暗里讽刺?”

  李长寿正色道:

  “正所谓,你眼中带着什么颜色的光,看这个天地就是什么颜色的。

  莫要以你自身之心,自觉每个生灵都如你一般。

  我李长庚,求的是问心无愧,天地清明,是天地间建立起秩序,终结自远古、上古来的无序岁月,让每个生灵都能活够他们的命数。

  这,也是盘古神的遗志。

  人生有梦,各自精彩!

  现在可否替我通传一声,问问圣人老爷是否要见我了?”

  灵山一群圣人弟子大眼瞪小眼,明明觉得李长寿话语很不对劲,但一时间也找不到地方去反驳。

  沉默,是今日的灵山。

  李长寿眉头微微一皱,背负双手,正待高声呼喊,却在背后做了个‘耶’的手势。

  卞庄突然抬手捂住胸口,一瞬间内表情拉满,低头喷了口鲜血。

  噗——

  随后身形摇摇欲坠,被侧旁几名天将七手八脚的扶住。

  “卞将军!卞将军!”

  “卞将军你醒醒!你坚持住啊卞将军!”

  “灵山!”

  赵公明化作的天将跳了出来,指着山门破口大骂,虎目含泪、瞠目怒斥:“你们这些包庇凶恶之徒的刽子手!

  若卞将军有个三长两短,定要让你们一人为他赔命!”

  李长寿此刻也关切地凑了上去,喂卞庄服下了一颗丹药,随后拍拍卞庄肩头,转过身来,注视灵山众老道。

  “各位,当真不肯替我通传一声吗?玉帝陛下的旨意,难道就进不了灵山的山门吗?”

  “这……”

  “唉。”

  一声轻叹,灵山各处金光摇晃,一朵朵金莲虚影漂浮开来,接引道人的虚影出现在了灵山大殿内。

  “请太白星君入内叙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