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科幻空间 诸天大道宗

消失的女神像 第726章 改天换日之始

诸天大道宗 裴屠狗 9115 2020-09-15 20:30

  于天地之中,如何与‘天’为敌?

  天为万物之汇聚,一切法理之总和,在天地之间,近乎无所不能,强绝如至尊,仍在天地之中。

  要在天劫之中留下道蕴。

  道为天所得,故而不能与天为敌。

  这天妖得造化成妖,其固然不是完整的‘天’,可有着天地为依仗,其力量近乎无穷,且是真正的不死不灭!

  哪怕是安奇生以自身身躯为炉,将意志为火,将其死死封镇在肉身之中,但想要将其彻底磨灭,也近乎不可能!

  星空楼主能够横跨混沌,实力强绝,遥隔无垠时空的一道眸光已可镇杀大能,让安奇生都感觉到莫大的危机。

  那天妖首当其冲仍旧不灭,就是因为其于万阳天地之中,已然近乎不死不灭!

  安奇生曾与天战,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欲与天战,必先绝地天通!

  换而言之,再造天地!

  “绝地天通?!”

  天妖意志震动,虽从未听说过这句话,但安奇生意志震荡的刹那,祂自然懂得了这句话的涵义。

  “死!!”

  天妖震怒,掀起潮汐,更为凶戾的拍击安奇生的意志之火。

  安奇生意志之火缥缈,其心却巍峨不动,于无尽潮汐之中安之若素,八百年的厮杀,他已适应了这头天妖的意志攻伐。

  天妖无道,其所用皆万古以来生灵之道,可论起意志之道,万阳界尚且不如秉承皇天的人间道。

  其力固然强绝,想要磨灭他的意志,八百年都办不到,再多八百年,却仍办不到!

  是以,面对天妖的暴怒,安奇生丝毫不为所动,哪怕此时的自己仍处于绝对的劣势,仍旧平静至极:

  “你开灵似不太久,学人不似人,学妖不似妖,却不懂得,真正的杀意,根本无需反复诉之于口!

  无能狂怒,于我而言,不过是败犬之吠!”

  他的道,是太极化生。

  是五气朝元,三花聚顶之后,真正趋同的精气神合一。

  虽他尚未达到能够随意转变精气神的地步,可他的精气神,烙印在每一寸血肉之中。

  其意志不灭,则身躯绝不可能被人夺走,更不可能失控!

  呼~

  狂潮拍击之下,安奇生的意志突然内敛,外放的意志火光突然黯淡,直至悉数消失。

  但天妖的意志却突然沸腾,好似感受到了什么,彻底暴怒:

  “你,你做了什么?!”

  ......

  轰!

  瀚海风波暴烈,无尽黄沙翻滚,一时似千万沙龙腾空怒啸。

  黄沙之中,齐仓血气燃烧,神力沸腾,在这佛门大阵之中无法撕裂虚空,确实要拼命一搏。

  至不济,也绝不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大始金钟砸死。

  嗡~

  就在这时,一道清光自他身后迸发而出,倏忽而已,已掠千里,其光绽绽,聚如柱,散如扇面,一下将大始金钟撞开。

  直腾九天之上,破黄沙万里,继而炸开,清光一时震荡,渲染大片穹天。

  黑白神光一时大作!

  “这,这是......”

  齐仓身形一颤,蓦然抬头,就见墨白二色泾渭分明,道蕴法理交织之间,勾勒出一副他无比熟悉,见之不能忘却的画卷。

  太极阴阳八卦图!

  这一副画卷他太熟悉了!

  前世今生,天地亿万修士,以太极得名者,唯元阳而已。

  “这地鼎之中,竟蕴含了太极图......”

  齐仓微微发怔,心中又惊又喜。

  呼!

  他一下腾空而起,于黄沙之中四顾,只见穹天之上太极替天,瀚海之中狂沙如龙乱舞间。

  一道伟岸神圣的人影长身而立,于这片无尽佛光,黄沙缭绕的大阵之中纵横睥睨。

  其拳掌指所过之处,大阵都在发出阵阵呻吟之声,一件又一件的至尊至宝不及极尽复苏就被其神通打断。

  似不主动进攻,但其所在,却如矗立江海之中的谯石,任由风浪水流如何巨大,仍旧巍峨不动。

  更远处,可见一道道清光自地而天,演化法理道蕴,共同勾勒那一副太极八卦图。

  ‘十四口地鼎,也是元阳大帝的算计吗......’

  齐仓心头震动。

  轰隆!

  佛光开裂,大阵激荡,不计其数的道纹破碎飘散。

  “太极图?”

  帝弥陀立于佛门圣山之上,在无尽佛光缭绕之下也可见其面上惊愕:“这,这是元阳,元阳王的后手?”

  “太极当空,道蕴强绝更胜八百年前!”

  “其道大光,人在何处?”

  风形烈,龙傲天,凤金煌等人心头皆是震动。

  十四道清光通天彻地,渲染穹顶,黑白太极图遮蔽入目之一切,好似要改天换日。

  这般伟力不但隐隐有着超越封王的征兆,更必然是蓄谋已久!

  因为其不止是法理道蕴,更蕴含着九州四海,无尽瀚海,乃至于整个皇极的地脉之力!

  要知道,皇极之地有过太多强者留下的遗迹,地脉最为难以撼动,纵是封王强者,也不可能念动则引动地脉。

  必然是,筹谋已久!

  轰!

  众人心中震惊,一时分神,只听一道惊天轰鸣,一只手掌穿过漫天黄沙,在无尽佛光佛影的拉扯之下。

  重重的拍在了大阵之上!

  “不好!”

  几人面色都是一变,谁也没想到这太极图浮空之刹那,从来被动还击的元阳肉身,突然主动出手!

  几人速度皆是极快,回神之刹那已各自出手,欲要稳固阵法,可还是太迟了。

  嗡!

  齐仓立于长空,正自仰望穹天,突觉不对,俯瞰而下,只见地动山摇,瀚海剧震!

  那伟岸的元阳肉身横起一掌,拍打在与无尽瀚海相连的佛门大阵之上,降魔杵竟都不及挡住!

  一拍而已,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轰隆隆!

  在千万道响彻一声的惊天轰鸣声中,巨掌拍击在大阵之上。

  霎时间金光万丈,佛音沸腾,骇人的气浪以此为中心,层层叠叠,汹涌拍击,倏忽已绵延不知几千几万里!

  无边无涯一般瀚海,开始了剧烈的震荡。

  地动山摇,石破天惊!

  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下,瀚海如同烧开的沸水般彻底沸腾,无尽黄沙冲天而起,更透过佛光大阵迸发四方。

  与其相连的四大洲最外的群山,平原,丘陵之地都猛然塌陷,跌入虚空之中。

  纵横九州,连接地脉的大陆架,在此时一下被轰击的裂开了!

  “不好!”

  看得这一幕,哪怕是佛门诸多老僧,也全都色变,心颤。

  因为整个无尽瀚海连同其下不知几千几万亿里的地壳,都被一下轰击的离地而起,如要飞上九天,飞出星海!

  加持大阵的诸多封王强者全都如遭雷殛般弹飞出去,血撒长空。

  降魔杵,离天图,大始金钟......等等至尊至宝都被一下荡开!

  无穷恐怖的涟漪当空绽放,却又被那弥天漫地的黑白太极图所镇压,恐怖的似无边际!

  “无尽,无尽瀚海......”

  大阵某处阵眼,帝牟尼咳血凝望,心中不可抑制的升起了震撼之情。

  古今三千万年,皇极始终是天地中心,诸时代皆有无数大能填空造陆,时至如今,九州任何一州,已可容纳千星同在。

  无尽瀚海之大,更是远超九州任何一个大洲!

  而此时,佛尊留下的阵法被破,诸皇尊遗留的至宝被震飞,诸封王强者咳血倒退,整个无尽瀚海竟被一下轰击的离地而起!

  这是何等的伟力?

  凝望这一幕,哪怕是帝弥陀,风形烈,元独秀等人也全都失声,受到了巨大的震慑。

  这样的力量,毫无疑问已经超越了封王的极限!

  这是哪怕他们燃烧所有,极尽升华,也绝办不到的事情!

  “天,天啊!这是天塌了吗......”

  “谁来救救我们?圣皇啊.......”

  “这样的力量,是古之皇尊重生,欲要灭世吗?”

  位列天地最为顶尖的一批人尚且如此震撼,九州四海,万族万灵更是震撼的无以复加。

  无数人仰望穹天,心头颤栗的几乎不能自已,更不知有多少人跪伏在地,叩首诵念,祈求上苍庇护,神佛庇佑。

  哭喊之声更是在一座座城池,国度,族群之中蔓延着。

  “无量佛尊......”

  地覆天翻一般的瀚海之上,被佛光大阵笼罩的一片片绿洲之中的诸多佛门信众更是第一时间就诵念佛经。

  无数信众,比丘尼,僧侣都在颤抖。

  哪怕他们之中不少潜修多年的老僧,在这好似世界毁灭一般的景象之中无法抑制自己心中的恐惧。

  天崩地裂,都无法形容这一幕!

  “你,你要做些什么......”

  一片虚空破碎之中,元独秀硬生生的止住了身形,几次碰撞留在他身上的伤口兀自在淌血,却是气血都无法拿捏住了。

  但他却似没有感觉到,只是看着这一幕,心中万般杂念翻滚。

  自晋升通天之境,这天下间能够瞒过他的已然不多,可仍看不出曾经的那位‘小弟’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他,要灭世吗?!

  元独秀攥紧手指,长发激荡,眸光燃烧,枯败的身躯之中再度有着神光闪现。

  咔嚓~

  风形烈撞破虚空,捏刀而起,褴褛的衣衫之上血气未散,他心中震动,神情复杂。

  如何阻挡?

  一击已然撕裂佛尊大阵,震飞了无尽瀚海,皇极大陆,又能够坚持多久?!

  “不见天心异动,可这分明是成道者的力量......”

  他握刀凝望,神情凝重已极。

  纵他心中有着不甘,却也无比清楚,这位元阳王,若非其意志不在,只怕已然能够成道了。

  他的躯体所蕴含的力量,已经超越了通天之境!

  但争锋之心虽去,可却也不可能容其毁灭天地。

  东洲,中洲,九州,四海.....诸多大势力都在凝望,一件件至尊至宝的气息颤动着,庇护族群,宗门。

  他们之中不乏想要催动至宝参战者,可这样的恐怖之下,庇护宗门,族群已是他们的极限了。

  呼呼~

  无尽瀚海之中,佛门圣山之上,一众大小和尚却都已跌迦而坐,诵念真言,欲要配合山巅神情肃穆的帝弥陀出手。

  “无量佛尊!”

  凝望那横压瀚海,气息强绝的伟岸人影,帝弥陀七窍皆有佛血流出,而在其身后,以这座佛门圣山千百万年积累的信仰为源。

  一尊宏大佛影再现,一如她般双手合十,在积蓄最后的力量。

  “这是......”

  正在这时,帝弥陀瞳孔一缩,正要推出的手掌微微一颤,竟然没有推出。

  那立于瀚海之中,一击震碎佛门阵法的元阳肉身,突然停下了动作。

  大阵已破,以其破阵一击的恐怖来说,只需反手一击,就能够彻底毁灭瀚海,磨灭其上所有的生灵痕迹。

  但他,偏生停了手。

  “他......”

  风形烈,元独秀,连同催动至尊至宝的几大圣主神情皆是一震。

  只见弥天黄沙之中。

  那一道强绝无敌,几乎压制了当今之世所有高手的元阳肉身,在轰破佛门大阵之后停手凝望。

  一缕绝不同于之前的光芒在其日月般的眸子之中亮起。

  初如火苗,随即熊熊,直至照耀长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