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天下枭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乔迁新府

天下枭 咸鸭蛋6 3703 2020-06-30 15:03

  工部侍郎?从二品的官职,应该算不错的了,说明皇爷爷出手很阔绰,但这明显不是活字印刷术的功劳,玩意儿尽管实用,但不至于影响大局,燕归轻咳一声道:“关于活字印刷术,这些倒不是重要的,父亲您还是多与皇爷爷保持联络,印刷术的细节往后再补足也不迟。”

  曾几何时,自己也同燕归一般年纪,那时的自已与当今陛下亦是父子和睦,这么多年的亲情,或者说血浓于水,可不是这么容易断的,即使自已想隐忍下去,可内心更深层次的渴求是挡不住的,所以表现地不太完美,燕子初唏嘘不已。

  决定了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燕子初对此很清醒,他收敛了几分笑容,“咱们初步是成功了的,这也比料想的快,自今日后父亲会忙上许多,你且去玩你的,只要不太过。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父亲知逍,你更喜欢自已选自已的路,所以旁的我不拦你,缺钱了自己去取。”

  当今大夏皇帝少年登基,于大魏国北上时扶大厦于将倾,其在位这几十年励精图治,算得上是个好皇帝,只不过伤病折磨下十数年来倦怠了皇子的管束,一方面是有心无力,另一方面则是想优胜劣汰,这样一个雄心勃勃的君王又怎么会容忍自己的儿子软弱呢?

  所以说,即使父亲与皇爷爷情分仍在,今后却难免因气魄原因而生喜怒,该硬气的时候父亲还是得硬气,燕归不自觉地叮嘱道:“往后还有很长的路走,父亲您也知道皇爷爷想你变成什么样,该杀伐果断的时候就杀伐果断吧,对敌人的怜悯是对自己的残忍。”

  说实话燕子初内心是有些挣扎的,但他明白,今日一叙,父皇很多次强调他不该走,就足以表明父皇希望他成为的是不该是会退缩的人,“我作出过承诺,那么选择便应该是明显的,我会努力做到我该做的,但这需要时间,希望会很快。”

  燕归笑了笑,“正在改变就行了,自然些,皇爷爷会收到他想要的。”

  “对了,咱们家的新府在安门街,据说挺大的,府内布置也齐全,明天收拾收拾就搬过去吧。”

  “嗯。”

  次日一早,燕归便拉着师姐随父亲往新府去了,不多时便是走到。

  抬头望去,只见新府上面有块大匾,上书燕十府,这名字虽古怪,但燕归清楚,燕十两字代表的皇室十皇子,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享有。

  府外是灰瓦白墙,有高大的门楼,门楼墙壁有精致的雕花,屋顶的雕花使其更为精致美丽,仆人及侍女在外面候着,见燕归一行人手持圣旨而来,连忙大呼主子。

  燕子初招招手,唤来领头的管家,“你叫什么?”

  瘦如竹竿的马进靠了过来,谄媚道:“小的名叫马进,今年四十有五,殿下喊我老马便是了。”

  燕子初点头,“我们这就进去,你带好路,顺道介绍下布局。”

  马进连忙喊来几个下人提好行李,然后应道:“殿下和世子请跟小的进去一观。”

  话一刚落,马管家人就进去了,燕子初几人则是跟了进去。

  往东转弯,穿过一个东西的穿堂,向南大厅之后,仪门内大院落,上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耳房钻山,四通八达,轩昂壮丽。

  院子西面,几根长的竹竿架上,爬满了花藤,稠密的绿叶衬着紫红色的花朵,又娇嫩,又鲜艳,远远望去,好像一匹美丽的彩缎。亭台楼阁,池馆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中,假山怪石,花坛盆景,藤萝翠竹,点缀其间。

  屋宇倒是很阔气,与父亲皇子的身份很是相得益彰。

  父皇的安排让燕子初宽慰不已,想来是重视过的。

  亭台楼榭的布局当中隐隐还有他往常在大夏国当皇子时的习惯,不必说,这定然是父皇的心意。

  自己一行三人到处逛着行走轻快,但这苦了下人提着行李一路跟随,燕子初吩咐了马进一句,于是乎下人们便直接置放行李去了。

  不多时,一圈绕完,三人在厅堂坐了下去,屏退左右。

  燕归四仰八叉的躺着,颇有些地主老财的奢气,漫不经心的道:“过几日京城有场盛事,无论高官平民,贵胄乞丐,统统都会参与进来,或旁观或主演,到时肯定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父亲忙碌公事之余,应当有些闲暇时间用来休息赏乐,不如与我是和师姐一同出行,也好散散心,甚至乎可以略略施展文房四宝,叫众人观摩文气。”

  良辰美景奈何天呐,燕子初初回京都,又是新官上任,首要的当然是先稳住跟脚。

  关于赏乐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说为好。

  他摇头道:“这可不行,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可不能让火还没烧旺就熄了。

  大多数人都等着看我笑话呢,要是把时间白白浪费在与官场无关的事情上,我还怎么潜心上进?

  你们玩便是了,不用管我,为父早就不是少年人,凑热闹的事还是算了,安静些心里要畅快许多。”

  得,这问题就不该问。

  很明显,燕归低估了他父亲的决心。

  在他印象中,父亲是一个很谨言的人,平时谨小慎微,更不愿意去抛头露面。

  如今出了这等大事,心情自然更加沉重,散心娱乐之事,根本是无从谈起。

  “官场上也不是不能自娱自乐,与那些德高望重的多多走动,说不定用来调剂的歌舞助兴,还能让你得到些许轻松的时间。”

  燕子初点头,“这个倒是另辟蹊径……”

  叶秋见他父子二人聊的火热,索性就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这样的画面她是有些享受的,多少有些生活的气息。

  比起练武闭关,还是听熟识的人闲谈唠嗑叫人舒适。

  聊了没过多久,燕子初语风一转,眉间带着一丝询问,“你皇爷爷想见你一面,说是想混个脸熟,不知道你可愿意去?”

  混个脸熟?

  这理由也是够烂的。

  搞得好像两军对阵之前要做好服装上的区分,以避免自相残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