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白骨大圣

正文卷 第108章 青钱柳与铜钱(5k大章求订阅,感谢盟主@'神天气4444)

白骨大圣 咬火 12880 2020-07-02 22:57

  晋安回到昌县后,他念头一动。

  忽然想站在昌县最高处——

  城墙门楼上全览昌县。

  晋安思及此。

  再也压不住内心的这个想法。

  于是魂儿飘啊飘,越往天上飘,魂儿居然越吃力,困难。

  四周空气越来越浑浊,魂儿如身陷沼泽的石牛,每一次前进都有阻碍。

  白天东日破万邪,清气上升,浊气下沉。

  可到了晚上。

  是阴阳更迭。

  阴盛阳衰。

  这片天地浊气上升,清气上升。

  而这些浊气,对神魂造成着巨大伤害。

  若非晋安身怀六丁六甲符,神魂坚固,受到十二正神的神道气息庇佑,再加上时时刻刻受到神道气息温养魂儿,恢复得快,要是换了其他初次元神出窍的人,恐怕连三尺都升不了。

  因为举头三尺有神明。

  跨过三尺,才是普通人与道者的真正区别。

  晋安最后终于飘到全城最高的城楼上,顿时视野辽阔,心旷神怡,把昌县全县都尽收眼底。

  在夜色笼罩,昌县的城墙轮廓隐约可见,并非是等边四方形,而是因地制宜的矩形。

  此时夜色平寂。

  古人睡得早。

  万家漆黑,除了零零星星几处地方灯火通明,分散很零散得散落四处。

  这几个地方大多是勾栏瓦肆、青楼这些通宵达旦的地方,或者是大宅大院的富裕人家。

  晋安魂儿飘在城楼上,时不时点点头,对昌县一番评头论足,可接下来,晋安灵台一直在突突跳。

  有一股气息锁定住了他。

  晋安惊讶寻找,结果当他抬头,发现是挂在城楼上的一块太极八卦镜正好照着他所在位置。

  “这就是昌县的镇器吗?”

  民间镇器分两种。

  一种是用来压书、画、字,以免它们的边角起折。

  还有一种镇器,则是镇阳宅,去邪避易的镇器。

  后者镇器分很多种,有桃木剑、八卦镜、魂铃、刀剑枪斧等。

  当晋安与太极八卦境对视上一眼的刹那,晋安一惊,眼前突然白茫茫一片,好像被一道神光给顶住神魂。

  神光正在燃烧他的神魂。

  晋安大惊。

  他挣扎。

  拼命挣扎。

  凡人怎可直视神明。

  神明不可揣测。

  这太极八卦境绝对是出自高人之手,沾染了神道香火因果,肯定是出自有真仙的天下有名道观,日日夜夜受到香火祭拜,才有了如此神异,能定孤魂野鬼,能驱魔辟邪。

  绝不是普通乡野道士随便拿假桃木剑舞来舞,然后说已经开光成功的假法器。

  晋安努力与定住他魂儿的神光反抗。

  他紧张到了极点,以为自己今天要折在这里了,可哪知,前一刻还定住晋安的神光,下一刻突然消失了。

  因为晋安此时还保持先前抬头对视太极八卦境的姿势,所以他当眼前白茫茫神光消失的瞬间,晋安第一眼便发现到了太极八卦境上的异样。

  太极八卦境蒙尘,被人泼了污秽黑水,已经破了灵性。

  那些黑血已经干涸,干巴巴沾在太极八卦境上。

  刚才的定住晋安的神光,正是来自太极八卦境上最后一处未被污秽黑水遮盖的地方,但现在连最后一道神光,也消失了。

  这块太极八卦境,被污秽黑水蒙尘太久,所有灵性都早已经消失了。

  刚才只是回光返照的最后一道神光。

  晋安看着灵性已失,已经彻底沦为普通俗物的太极八卦境,心神一震。

  “到底是谁在故意毁掉昌县镇器?”

  “会是在昌县偷偷窝藏火药的纸扎人、刺阴师他们吗?”

  晋安隔着夜色,遥遥望向在夜下只能看到朦胧模糊轮廓的另几座城门……

  其它几座城门,会不会也有去邪避易的镇器?

  但连东门的镇器都被人刻意破掉灵性了,其它几门的镇器应该也已经被污秽黑水破去灵性了吧?

  晋安沉思。

  只是,因为有了先前被神光定住魂儿的遭遇,晋安一时没敢继续去查看。

  不怕一万。

  就怕万一。

  晋安打算等到白天,亲自找冯捕头说说此事。

  《奇门遁甲》里有八门。

  镇器神光定住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驱魔挡邪,护佑一方百姓平安。

  镇器在很早前就已被人密谋已久的毁去,恐要出大事……

  “文武庙吗?”

  晋安沉思了会,接下来,他开始朝文武庙方向飘去。

  虽然有六丁六甲符护魂,晋安可离地数丈游魂,但现在是浊气上升的晚上,他就像是两条腿陷进了泥潭里,走是能走,可终归是没在地上飘来得速度快。

  于是晋安降低高度。

  重新落回地面后,继续一路飘向文武庙方向。

  也不知道是否是经历了昌县镇器被人毁掉的事,晋安这回再入昌县,看着沉沦入黑暗、黢黑、万籁俱静下的昌县,总觉得看哪都不对劲。

  像是阴气森森的森罗地狱。

  身陷大恐怖里不可拔身。

  晋安一路飞快飘向文武庙,遇房穿房,遇柱穿柱,遇大宅山石直接穿过山石,一路快速飘去。

  忽然!

  平静的夜下,有喧嚣声还有摇骰子的声音传入晋安耳中。

  晋安微微有些吃惊。

  “这附近有民间赌坊吗?”

  晋安带着好奇,开始寻着声音飘去,最后他飘入一座民间赌档里。

  像青楼、赌档,都是干的白天关门,夜里偷鸡摸狗的营生。

  这些赌徒白天睡觉,到了晚上,就像夜耗子一样,反而精神抖擞,一个个赌徒手里拿着牌九,越赌越有精神,大呼小叫,赌红了眼。

  此时这家民间赌档里藏了数十号人,正在聚众赌博,人气热闹。

  晋安是元神出窍,又有六丁六甲符护身,他不是普通的孤魂野鬼,所以倒也不惧这里的人气侵袭。

  而赌档里这些夜夜熬夜,每日情绪大起大落,精气神亏损严重的赌徒们,自然无法看到晋安的神魂。

  晋安粗略旁观了下,这些嗜赌之人玩得最多的,就是牌九、骰子,就在这时,邻桌突然响起震天喧嚣声,有人大喊出豹子了。

  豹子晋安知道。

  哺乳纲,猫科。豹属大型肉食性动物,趾行性,前足五趾,后足四趾,生活于森林、灌丛、湿地、荒漠、高原雪山等环境。

  晋安身子原地倒退,魂儿原地倒退飘向那张赌桌。

  他看到那张赌桌,正有许多赌徒在向其中一名赌徒纷纷抱拳祝贺,每个人的两眼里都流露出艳羡眼神。

  原来是庄家摇骰子猜点数,摇出三颗一样的骰子,有赌徒猜中了豹子,庄家要赔三倍。

  而其他赌徒则全都输给了庄家。

  实际上,庄家赔完三倍的钱后,依旧是大赚一笔,晋安旁观者清,他看到庄家与那名猜中豹子的赌徒,中间有过不经意的目光对视,晋安顿时明白。

  这是庄家自己做的局。

  赌桌上有输有赢,看到别人赢到大家,才能刺激这些输红了眼的赌徒继续参赌,而不会怀疑到庄家出老千。

  赌场里十赌九输,九个半里出老千,还有半个是正准备学当老千的路上。

  赌博害人,劝人莫赌。

  “嗯?”

  晋安好似看到了什么,眼神大讶。

  当庄家收走赌桌上的赌徒们输掉的铜钱时,晋安看到在这些铜钱中,有几枚铜钱的颜色不对劲。

  他的魂儿直接穿过赌桌,卡在赌桌中央,近距离仔细去看庄家面前的铜钱。

  这一细看!

  晋安面色一变!

  果然!

  这里面有一小部分的铜钱,是青钱柳神异后的古铜钱叶片!

  但眼前这些赌徒,还有赌档的庄家,就好像并未发现到手中的铜钱,实际上是铜钱叶片,居然继续情绪高涨的聚众赌博着。

  可接下来的一幕!

  更加令晋安大惊失色!

  只见那些输掉钱的赌徒,随着手中的古铜钱叶片输给庄家,身上有一缕缕人气升起,都是被古铜钱叶片给吸走了。

  人有七情六欲,大喜伤神、大怒伤神、大忧伤神、大思伤神、大悲伤神、大恐伤神、大惊伤神。

  这些赌徒,最易劳神,最容易情绪大起大落,也就最容易伤到自己的魂儿。

  丢魂落魄形容的便是此了。

  好比是有久思成疾的。

  再比如小孩最容易受惊,小孩夜里受到惊吓后,第二天人变痴傻,整日里浑浑噩噩,大小便失禁。

  又比如有一对夫妇老年得子,却因小孩体质弱而早夭,又是老年得子,又是早夭,在大悲之下,从此大病不起,气色苍白,不久后就撒手人寰,这也是丢魂的一种。

  这些赌徒输了钱,大悲大怒最是伤神,他们丢魂的速度也就更快,就好比是给无缺的身体,撕裂开了一个大窟窿,三魂七魄慢慢泄光。

  三魂七魄丢光,人也就死了。

  可这些赌徒的三魂七魄,是在情绪大起大落的伤神间,慢慢被那些古怪铜钱叶片吸走魂魄的,这就好比是温水煮青蛙,人日渐消瘦,却不会怀疑到是铜钱叶片作祟。

  只以为是自己最近体质弱。

  于是去药铺买些滋补药进补身体。

  然而他们丢的是魂,这些普通滋补药材吃再多,也补不回被伤到的魂,最后全都暴毙病床。

  晋安想到这,赶紧一一查看过这张赌桌上其他赌徒的面色状态。

  此前因为无心关注,所以还未察觉到异样,这次心境不同了,有心仔细观察,竟发现围着这张赌桌的所有赌徒,全都气色不正常。

  不是面黄肌瘦。

  就是气色难看。

  或者人浑浑噩噩,目光麻木呆滞无光,行动和反应迟缓,活像具行尸走肉。

  最后这个人,明显就是伤魂最厉害的,已经大限将至。

  而本就伤魂到油尽灯枯,只剩最后一丝枯魂的他,原本还能再活七天,十天的寿命,随着这次庄家开出豹子骰子,把身上铜子输了个精光,身上最后一点灯油也被铜钱叶飘吸光。

  他输光钱,神情麻木像行尸走肉一样的摇摇晃晃离开,但才刚跨出两步,还没超过三步,砰!

  人面门朝下的直挺挺倒下,牙齿磕烂,血流了一地,直接死了。

  人死后有三魂七魄,但他死后却没有魂魄。

  因为早都被铜钱叶片给吸光了。

  晋安心头笼罩上一层阴霾。

  他这回仔细看每名赌徒手里的铜钱。

  发现虽不是手里的铜钱,全都是青钱柳的铜钱叶片。

  但几乎人人手里的铜钱,都参杂有那么几片铜钱叶子。

  然而,诡异的是。

  这些赌徒全都仿若未觉,好似完全感受不到铜钱的触感不一样,份量不一样,依旧围在赌桌前赌博着。

  每一次输钱,情绪大起大落间,最是伤神,然后被他们输掉的铜钱叶片,吸走人气。

  这一切,偏偏只有元神出窍状态的晋安能看见。

  世俗普通人根本察觉不到。

  在他们眼里,这些来自青钱柳的铜钱叶片,仿佛成了真的可以交易铜钱一样?

  就如自己的三魂七魄可以随着这些铜钱交易一样!

  ……

  随着有人倒地,附近发生小骚乱,但此时这些人还不知道死人了,骂骂咧咧几句,骂打扰了他们赌兴。

  “金宽,金宽,你怎么了?”

  “你他娘的可千万别吓唬劳资啊!”

  见这边有骚乱,赌档打手立刻赶来查看情况,他们对面朝地面摔倒的人连喊几声,见地上人一直没动静,这才终于慌了神。

  这几名打手赶紧去扶地上的人。

  结果入手死沉,身子皮肤不同常人的冰凉。

  抬手哆哆嗦嗦的试探了下鼻息,没…没有气息!

  “人死了!”

  赌档打手脸色大变,他不是因为同情,而是骂骂咧咧的大骂晦气。

  赌档里死了人,官府肯定会来人查他们。

  起码要好几天没生意可做了。

  而最近恰逢一年一度的清明庙会,来昌县的外乡游客正是最多时候,他们原本以为乘着庙会的五天时间,能打捞一笔的。

  哪知道碰到这种倒霉事。

  “真他娘的晦气!呵呸!”

  这些赌档打手,都是些敢绑架杀人的下三烂地痞,金宽人死在赌档里,非但毫无同情之心,还朝尸体吐了口青浓痰。

  语言不善的破口大骂道。

  骂金宽怎么不早点死,不晚点死,偏偏死在他们赌档里。

  ……

  晋安飘出赌档后,开始一路穿墙,一座座民房查看起来。

  他一家家检查着昌县百姓家家户户的铜子。

  情况一点都不乐观。

  他检查二十户!

  几乎十之七八都是家里有铜钱叶子!

  只是这些人因为不像赌徒那样,容易情绪大起大落,大怒大惊,所以身上症状还不明显。

  平时只是觉得体质弱了些。

  容易受风寒。

  以及寿命比其他地方更短!

  晋安越看越是心惊,魂儿发冷,当他飘出一家民宅后,人显得有点失魂落魄,一路上都是心神不定。

  晋安清楚。

  自己这是惊了魂,伤了魂。

  他这次的确是被惊魂到了。

  十年前吗?

  晋安越是细思,越觉细思极恐,青钱柳,青钱柳,柳木是阳木也是属阴木!

  晋安茅塞顿开。

  他想到了《广平右说通感录》里,广平散人曾对于柳木的一次历险。

  关于柳木,民间一直有两种说法,有一种说法柳树枝可以钉魂,打阴祟,阴祟越打越小,最后魂飞魄散。

  所以民间就流传一种习俗,折一截柳枝在家门口,寓意能辟邪,挡住不干净东西跟着主人家进门。

  但也有一些地方的习俗,是将柳木视作阴气重,能养阴气的阴木。

  在民间,除了五阴之木外,还有几种在风水上不利阳宅的不详之木。

  五阴之木分别是,松树、柏树、槐树、榆树、桧树。

  而不利于阳宅的阴气重不详之木中,就有“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中不栽鬼拍手,杏能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的说法。

  这里分别指桑树、柳树、杨树、杏树、李子树。

  因为桑通丧,是阳宅中较为忌讳的一种树。

  柳树阴气重,民间通常称呼是招魂幡、哭丧棍,柳条也常常被用来插在坟茔上。

  鬼拍手则是杨树,因为杨树枝繁叶茂,一到晚上就在窗外沙沙响,如鬼手在拍打窗户。

  杏和李子吃多了伤人。

  其实,柳树之所以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主要是受环境影响。

  如果是长在水岸边,沿活水流动的河道而生,则是阳木,是菩萨手中玉净瓶里的柳枝。

  能钉魂,打掉人身上不干净的东西。

  最怕遇到那种生长在深山老林里,阴气森森的柳木。

  因为山里阴气寒重,最易藏山精野怪,孤魂野鬼都喜欢藏在遮天蔽日的山林里,躲在树上,留在树身里害人。

  所以这里的柳木又是阴木。

  广平散人,曾就碰过后深山老林里的一株老柳木。

  钉死过许多人的魂魄。

  但晋安又觉得这棵青钱柳,跟广平散人描述的阴木柳树有很的区别!

  青钱柳是长在地势开阔平坦,人气繁盛的城池里,而且每年都接受人的香火,再说了,昌县是依阴邑江而建,水汽重,按理说,这青钱柳不管怎么看,都应该是阳木柳树才对啊?

  到底是哪里不对?

  十年前的一夜间神异吗?

  晋安按压不住自己的念头,他越想越是想看看,白天的青钱柳,晚上的青钱柳,到了晚上的青钱柳,到底是不是阳木转变成了害人的阴木?

  晋安的神魂一路往文武庙方向飘去。

  一路上他又检查了几家住户,心情更加沉重……

  夜下的文武庙轮廓,逐渐出现在晋安眼前!

  /

  5k大章,我真的一点都不短啊!迟些还有一章,应该会在凌晨1点叻,大佬们勿等,熬夜伤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