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白骨大圣

正文卷 第141章 愁深楚猿夜,梦断越鸡晨(5k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白骨大圣 咬火 11483 2020-08-01 16:37

  梅实迎时雨,苍茫值晚春。

  愁深楚猿夜,梦断越鸡晨。

  哗哗哗。

  州府笼罩在雨帘之下,天灰蒙蒙的。

  自从来到农历五月后,也进入了梅雨季节。

  梅雨季节就是这样。

  一旦开始下雨,就一直下雨,下雨,下个没完没了。

  滴滴答答,屋檐水珠成串,串成了白色珠帘。

  依旧还是何府。

  但今天距五通神伏诛,已经过去四五天。

  何府的大书房。

  乌发盘成发髻,簪玉钗,再插一根珍珠金雀簪,一身宽大的白色拖地长裙,眉不描而黛,透着成熟风韵的大夫人坐于高堂,掌视着全何府各大小内事。

  现在是夕时。

  大夫人听着府里几位管事汇报事务,处理今天攒下的内事,把上下几百口人打理得井井有条。

  大夫人淑慧贤德。

  才德兼具。

  待处理完一干内事后,大夫人略有些疲惫的揉揉太阳穴。

  “大夫人,老奴最后还有一件事要禀报,夫人您要老奴吩咐各地分堂,为晋安道长寻找精神武功的事,已经有着落了。”

  “哦?下面那些人的办事效率倒是挺快,距上次晋安道长与陈道长,为我何府驱邪过去才刚过去不到五日吧。”

  处理了一天的各种劳心伤神内事,难得碰到件不再是有关于府里那点鸡毛蒜皮内事,脸上略带点疲惫的大夫人,顿时来了兴趣。

  何府那位老管家毕恭毕敬回答道:“主要还是因为这事是由大夫人亲自吩咐,所以下面的人不敢有怠慢。”

  老管家说完后,面上出现迟疑:“只是……”

  “只是什么?”

  大夫人不悦蹙眉,她并不是太喜欢手下这些人人办事吞吞吐吐。

  老管家听出了大夫人话中的不悦语气,不敢再怠误,赶忙诚惶诚恐回答道:“对方是名落魄了的武林小世家,虽然已经退隐江湖,但还是受到了昔日仇家追杀,因家父受了伤,急需百年药材疗伤。”

  “对方不求钱财,只求一份百年疗伤药材……”

  “另外,对方还提了一些要求,说这门精神武功是他们家族的独门武学,为了防止我们将他们家的独门秘笈泄露给他人,他只肯交出这精神武功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事关家族生死与复兴,不肯交出来。”

  百年药材吗……

  大夫人默然了会儿。

  百年药材珍贵,即便是最普通的百年药材,都值几百两纹银。

  而那种具有疗伤之效的百年药材,可就不是普通百年药材能比得了的,这要放到江湖上,百金都未必能买到。

  不过,何府家大业大,与其他三家药材商,把控着州府近一半的药材生意,百年药材虽然珍贵,但府库里也并非没有百年药材。

  大夫人的沉吟并不久。

  接下来她很快把这事给定了下来。

  而当商谈完有关于替晋安收购百年药材的事后,大夫人环顾了一圈,那双眉不描而黛的细眉微皱了下,看向老管家:“今天一天没看见三小姐,三小姐今天又偷偷跑去五脏道观找晋安道长了?”

  这是主子家的家事,老管家身为下人,哪敢多议论主子家的家事,他低下头颅,只能老老实实的简单回应一个是。

  “果然女大不中留。”

  “这翅膀硬了,就学会自己飞了。”

  大夫人气得笑骂一句,大书房里的几位管事也不敢抬头乱瞅,心里揣测着大夫人这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

  ……

  ……

  一直以来都冷冷清清的五脏道观,这几天逐渐热闹起来。

  就连老道士脸上的笑纹都多了起来。

  因为一直都是零个香火信徒的五脏道观,终于开始有自己的信徒香火了,而且每天的香火都还很旺。

  没办法,有钱人真的能为所欲为。

  何府三小姐最近老是往五脏道观里跑,跑得可老勤快了,每次都是大把钱买香火,连带着道观对面的棺材铺生意也好起来了。

  棺材铺可不只是卖棺材,还有黄纸、纸元宝、寿衣、线香、蜡烛等等,福寿店与棺材铺一条龙服务。

  道观这几天香火突然旺盛,道观里没存货,自然就连带着盘活周边生意。

  于是连带这林叔看何府三小姐都特别慈眉善目一些。

  五脏道观最近的香火信徒,可不止是多了这位何府三小姐,连何府那位李护卫都成了香火信徒。

  天天有事没事就往道观里跑。

  一门心思只想着撞邪灵。

  然后何府浣衣房的那几位姑娘、老嬷嬷,以及大夫人身边的那两名丫鬟,也都成了五脏道观的香火信徒。

  只是她们平时很少能有机会出府,所以是偶尔来,倒不像前二者天天往五脏道观跑。

  但不管怎么说,如今五脏道观已有十一名香火信徒。

  比起一开始的冷冷清清,零个香火信徒,已经好出太多太多。

  尤其是其中还多了名不差钱的富二代千金大小姐。

  这日。

  晋安躲着何府三小姐,老道士才前脚刚把何府三小姐送走,大胖子李护卫颠簸着个大肚腩,后脚就又跑来五脏道观了。

  “李护卫,你三天两头专门往我们这小道观里跑,何府都不需要看家护院吗?”

  晋安无语看着跟他们混熟后,已经自来熟的自己给自己倒一杯茶水喝的李护卫。

  李护卫的回答倒是很简单干脆,他朝晋安眨眨眼:“谁说何府护卫就只必须局限在何府里?”

  “视察何府四周环境,提前排查暗藏隐患,也是本李护卫的职责之一。”

  面对这厚颜无耻的浑水摸鱼,晋安当场就给对方一个呵呵脸。

  只要你高兴就好。

  反正何府又不是我的。

  今天聊着聊着,老道士又聊到了他的当年勇,一个讲得眉飞色舞,唾沫四溅,一个听得艳羡不已。

  晋安:“?”

  神特么的艳羡不已。

  当老道士讲完后,李护卫的脸上,还带着意犹未尽的感慨。

  恨不得丢掉现在手里的工作,跟老道士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看着老想着撞邪灵一次的李护卫,晋安心头一动,他想起了当初跟李护卫认识时的一个小细节。

  这位渴望撞邪灵一次的李护卫曾说起过,其对州府各种民间志怪传说,略知九九成。

  “李护卫,不知你可有听过无头村这个地名?”

  晋安问。

  “无头村?”

  李护卫好奇看过来,好奇晋安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事。

  李护卫的记性很好,说他有听过无头村这么个地名,晋安和老道士闻言,顿时精神一振,晋安有些迫不及待的催问起详情。

  于是,这位猎奇心特别重,熟知武州府各种民间志怪传说的李护卫,开始讲起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何谓无头村?

  当然就是村民脖子上都没有脑袋的村子了。

  而人没有脑袋。

  自然就是死了。

  所以这无头村就是一个死人聚集的地方。

  按照李护卫所说,这无头村的事,还得从一个行脚商人说起。

  这事还得从几年前说起。

  具体是发生于几年,已经无可考据。

  有一伙行脚商人,倒卖货物,赚着两地差价,经常在相邻州府来回奔走。而为了躲避沿路的山贼和土匪,这群行脚商人有属于自己的背货小道。

  只是这背货小道并不好走,因为有大半部分都是在深山老林里的。

  但好在他们沿途小心。

  绝不赶夜路。

  绝不好奇。

  绝不过问沿路发生的事。

  就这样,他们做了几年行脚商人生意,倒也相安无事。

  而其中有一条山路,是一路上最凶险的地方,要走过一条陡峭的悬崖峭壁。

  那条山路。

  的确是异常陡峭。

  绝大部分的路,都是只能单人通过去,有些地方甚至是一只脚掌都踩不住,只能勉强让人踩到半只脚掌。

  如果人一不小心踏空,那就是万丈悬崖,死无全尸。

  而且头顶还时常有落石。

  于是他们就给这条山路,取名叫悬空路。

  而一到梅雨季节,山里寒气重,会起寒雾,这悬空路就更加湿滑难走了。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即便这条山路难走,明知凶险异常,随时都有可能摔得粉身碎骨,可面对两地倒卖商品的高额差价,人在利益面前,表现出了足够疯狂。

  只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的。

  那伙行脚商人,最终还是碰到了意外,那天山上突然落下大量落石,他们措不及防下,被那些落石砸得头破血流,不少人都受了伤。

  好在那段山路,他们本来就快要走完,最后一段路宽阔,倒是没人被落石砸下悬崖。

  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受伤。

  有两人的手臂都被落石给砸断了,他们急需找地方给伤员治伤。

  否则那两人的手臂肯定要废。

  这时,他们看到山里有炊烟袅袅升起,这是山里有人家正在生火做饭。他们庆幸自己山里碰见人家,总算天无绝人之路,赶忙带着伤员朝炊烟方向赶去。

  当他们走到炊烟地方时,果然发现了一个村庄,耕田上正有农户扛着锄头回村吃晚饭,炊烟袅袅的茅草屋间,有鸡鸣狗叫,小孩跑来跑去,一派平静祥和景象。

  万幸村子里的民风淳朴,看到有受伤的人进村,非但没有排外,还拿出好吃好喝招待,而且还主动帮他们治疗伤员。

  那伙行脚商人见村民们这么热情,都是感激不尽,很快,他们与这伙热情好客的村民们熟络起来。

  同时,也知道了这座山村的名字。

  这座山村叫桃源村,他们与世隔绝,先辈们在很久前为了躲避战乱,然后逃进深山里,世世代代住在这片深山,没有人走出过大山。

  平日里的生活用度,都是靠着男耕女织,自给自足来完成的。

  那伙行脚商人越听,越是羡慕,羡慕于桃源村里的与世无争,安居乐业。

  那一天,桃源村里的好客村民们,杀鸡宰猪捕鱼,好酒好肉招待,庆祝村里难得来了外人,邀请那些行脚商人给他们讲讲外面发生的变化。

  好在那伙行脚商人常年跑江湖,怀里藏着匕首,鞋垫里藏着银票,心里藏着防人之心,都很清楚喝酒误事,所以并未贪恋杯中之物,倒是那一顿肉没少吃。

  硕大一颗猪头,也让几人很快瓜分完了。

  结果,昨晚才刚杀鸡宰猪完,第二天,村里又开始杀鸡宰猪,继续好酒好肉招待那伙行脚商人。

  不过,那伙行脚商人里也并非是所有人都昏了头脑,依旧还是有人保持着足够警惕心。

  在这些人里有名叫丁宝的男人。

  他正是那两名被落石砸断手臂的人之一,因为手臂受伤,他没有参加村里篝火晚宴,等其他行脚商人吃饱回来后,听完了大家的描述,他却心头吃惊,然后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丁宝问大家,如果这桃源村里的人,真的是世代逃避战乱,他们哪来的家猪?

  都战乱逃难了,不可能还赶着家猪逃进深山里吧?要说路上带着鸡鸭猫狗什么的还有可信度些,毕竟野猪不是家猪,这两个是有很大区别的。

  而且先别说赶家猪进山了,光是战乱年代,普通百姓人家连猪肉都吃不起吧。说句不好听的,逢战乱必有饥荒,战乱导致百姓无心开垦种粮,恐怕那时候民不果腹,大家饿得只吃草根,甚至烹人食子,又哪来的活猪给你赶进山里?

  丁宝又问大家,这桃源村的人,如果真的一直以来都没有出去过,没有跟外界的人接触过,那他们是如何繁衍后代的?

  白天时候他看过村里的人,村民足足有百人。

  如果一直都没跟外界接触,没跟外界通过婚,那么就是近亲繁衍后代了。

  可谁都知道,一个村子若都是近亲繁衍,那么用不了多久,这个村子必定会消亡,存在不了多久。

  为什么这些村民能安然无恙生活在村里,而且还世世代代一直在繁衍?这不符合常识啊。

  那伙行脚商人被丁宝这么一说,刚才的喜悦氛围也都冷静下来,大家都被丁宝的二连问说得后背冷汗涔涔。

  能干倒买倒卖生意的人,头脑本就一个比一个精明,哪个会是愚笨之人?

  要不然早在尔虞我诈的生意场上,被人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一根了。

  当夜大伙一商量,等明天天一亮就马上离开这个怪村。

  那一夜,屋子里的灯火亮了一晚,轮流守了一夜,什么都没发生,十几个人安然度过一晚。

  次日。

  天才刚蒙蒙亮,那伙行脚商人就急着要出村。

  原本他们是没打算辞行的,而是直接偷偷溜走。

  哪知,桃源村里的村民,居然一大清早就又开始在杀鸡宰猪,已经摆好酒宴,热情招待那伙行脚商人。

  自从被丁宝一语点醒后,那伙行脚商人哪里还敢继续停留在桃源村里,都想辞行要走。

  可桃源村的村民们实在太热情了。

  那伙行脚商人怎么都回绝不了。

  就在僵持不下时,那伙行脚商人里的丁宝,居然在桃源村村民里看到了熟人,他当即吃惊叫出声:“杨志!杨志你不是死了吗?”

  “去年的时候,你不是遇到劫匪,人被杀死,劫财了吗,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还成了桃源村村民?”

  哪知。

  丁宝这句话,就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那名叫杨志的桃源村村民,居然当场人头落地,无头尸体直挺挺倒地,气绝身亡了。

  这时候,原本还围着他们的桃源村村民们,也都是脑袋顺势从脖子上滑落,原本还热热闹闹的村子,瞬间成了一个荒凉破败的无头村,原本锅里煮着的猪头,开水一滚,浮出已经被炖烂的人头。

  倒在一旁的无头家猪,也变成了无头人尸。

  那伙行脚商人直接就吓得亡魂大冒,哭爹喊娘的狼狈逃出村子。

  当官府听到报官,深山里藏着个无头村,当即就带兵前去找无头村。结果这次说来也怪了,路还是那条路,位置还是那个位置,可这次不管怎么找,官府居然一直都没找到桃源村。

  这个桃源村就像是从未出现过。

  官府以为那伙行脚商人是报假官,浪费衙里人力物力,于是把那伙行脚商人关进大牢半年才给放出来。

  随着人被关进大佬,有关桃源村的事,也就这么无人问津了。

  再后来从那以后,那伙行脚商人再也不敢走这条路了,从此以后另改其它路线,去别的地方倒卖货物。

  只是当到了来年的梅雨季节,也就是那伙行脚商人去年碰到桃源村的那个梅雨季节,这些行脚商人居然全都一夜间离奇失踪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于是民间渐渐多了一个志怪传说…说这些人最后又都回到了桃源村里,就跟当初那个叫杨志的人一样。

  即便死了,也逃不过桃源村的诅咒。

  那名叫杨志的人,当初就是丁宝的领路人,是他领丁宝进入这个行业的,也是他把悬空路告诉的丁宝和其他同行。

  所以民间流传,那杨志很有可能也是遇到了桃源村这个无头村,比丁宝他们早一年进入无头村,所以最终难逃一死,在梅雨季节,又莫名其妙回到了无头村里。

  ……

  哗哗哗。

  道观外的灰蒙蒙梅雨依旧还在下着。

  “小兄弟,这一直下个不停的梅雨,老道我突然感觉有点冷啊。”

  老道士抱着手臂搓了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