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白骨大圣

正文卷 第104章 清明庙会,开(求首订)

白骨大圣 咬火 4973 2020-07-01 08:57

  当江边的事忙完。

  晋安与老道士朝冯捕头先行告辞。

  一老一少回到昌县时,已是午后。

  只见今日的昌县,处处张灯结彩,人流如织,好不热闹。

  彩灯、凤灯、花灯。

  字帖、字画。

  街道上随处可见。

  那些字帖上,多是写文武诗词,祝贺高中的诗词歌赋。

  就连大街上,今日摊贩也特别多起来,如卖面具、捏糖人、卖甜品、卖早食、走街串巷卖糖葫芦的等等。

  热闹繁华。

  人声喧嚣。

  晋安和老道士走过拱桥、虹桥、石板桥,看着河道里一艘艘平日里打渔的渔船,今天不出江捕鱼,反而改做起船夫生意。

  船篷上也随波逐流的高挂起代表节日氛围的花灯、字帖,船夫摇橹,喜笑颜开的跟搭船的外地游客,介绍起昌县的种种风土人情,民间习俗。

  河道里除了这些暂时在今天改行做渡船船夫的渔民外,还有一艘艘雕梁画栋的精美花坊,其上栽着一名名玉面戴冠的才子、公子,一边吟诗作赋,一边对酒把欢。

  时不时还可见轻纱透薄的风尘女子,在花坊上嬉笑追逐、丝竹吹箫,燕瘦环肥,把路人都看痴了。

  花坊、渡船、今日庙会,就连河道都变得拥堵热闹。

  就连桥头都挤满了摊位,刀剪摊、饮食摊、各种杂货摊,有老人家出来卖自己编织的草鞋,有结着妇道人家发髻卖亲手纳的千层底老布鞋…诸如种种,令人目不暇接。

  穿过城门、走过一座座石桥后,然后是经过最为繁华热闹的坊市,街市两边的建筑物古色古香,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绫罗绸缎店、医馆、药铺……

  各家掌柜都在自家门前挂着字帖、诗歌、彩灯,到处都彰显着清明庙会的节日气氛,一路山人流拥挤,摩肩擦踵,把一年一度的庙会繁华,推演上极致,把晋安和老道士看得走走停停,眼花缭乱。

  今天!

  正是晋安等了一个月的清明庙会开始了!

  今早发生在江边的事,因为官方封锁得好,知道的人并不多,所以城里庙会并未受到影响。

  因为街上人流太多,晋安和老道士走到正午,都未走到住处,反倒是疲惫了一晚,再加上早食就匆匆吃了几块干粮,两人早已经饿了,于是决定先找个地方填填肚子。

  “老道,前面正好有一个羊杂面摊空出一桌位置来,走,我今天请老道你吃羊杂面。”

  此时正饿得两眼昏花的老道,一听羊杂面,原本萎靡的人顿时来了精神:“小兄弟壕气!”

  “老板,今天还有羊杂吗?”当晋安带老道士找空位坐下后,朝正忙得满头大汗,脸上却乐开花的老板喊道。

  “有,有,有,公子来得凑巧,刚好就剩最后几份羊杂了。”今天生意红火,羊杂面老板笑得已经合不拢嘴。

  “那麻烦老板来两碗羊杂面。”

  “老道,你面里放香菜吗?”

  晋安最后一句是问老道士的。

  在等吃羊杂面期间,晋安听到附近几桌人,全都在情绪高涨的讨论着文武庙、青钱柳,晋安听后心头一动。

  等吃完羊杂面,回到住处,已是半个时辰后了。

  晋安进了院子,看到五脏道人留下的那头贪嘴羊,依旧是没心没肺的在院子里啃着红萝卜,晋安再次有些羡慕这些畜牲活得没烦恼,每天只用吃了睡,睡了吃,无忧无虑真好。

  哪像他。

  昨晚奔波了一夜。

  还跟人生死拼命。

  “老道,你洗干净了等我。”

  晋安朝匆匆进屋打水洗漱的老道士喊了一句,然后回到自己的屋子,也打算洗漱完换上干净衣物后,去参加庙会,看看那青钱柳到底长啥样子。

  不过,晋安回到屋子里,并未马上洗漱。

  而是拿出那张一直压在枕头下的六丁六甲符。

  晋安沉吟,他如今也是阴德快要突破两千,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敕封成功?

  晋安目光一定。

  “敕封!”

  晋安学大道之音的韵律,这回,熟悉的大道潮汐终于再次出现,不再是失败了。

  晋安目光浮现喜色。

  只是,这次的大道潮汐有些与众不同。

  居然坚持了数息才渐渐散去。

  这有点出乎意料之外啊。

  晋安趁着大道潮汐还未散去的空隙,连忙给自己一个望气术。

  阴德——

  捌佰伍拾捌!

  这次敕封整整少了壹仟,相当于是一件冥器的价值。

  晋安微微一怔。

  虽是有点意料之外,但在情理之中吧。

  待大道潮汐退去后,晋安开始细细观摩起敕封后六丁六甲符。

  指尖轻触黄符。

  丝丝温热、阳火气息,从黄符的符咒上透字而出,通过指肚,导入人体,温养着人体精气神。

  精神大讶。

  他一晚未眠,又是殊死搏杀,略显疲惫的精神,居然在一丝丝恢复,过不多久,人便重新恢复到生龙活虎状态。

  这黄符!

  神了!

  晋安继续细细体悟黄符的神奇之处。

  他又有了惊喜新发现。

  这敕封过后的六丁六甲符,已有了神异灵性,除了能温养人精气神,帮助恢复精气神外,居然还有壮大人精气神的效果!

  哪怕不图请神上身,单单是常年佩戴身上,都能给人带来巨大裨益。

  只是……

  晋安深入体悟,皱起眉头。

  这见效速度有点慢啊。

  晋安忽然莞尔一笑,是他魔障了,人心不足。

  随后,晋安收起六丁六甲符,贴身保管好,人神清气爽的推门而出,洗干净换上一身干净道袍的老道士早已在院子里等不及了。

  “小兄弟,你这洗漱,换个衣服的速度,怎么比女人梳妆打扮还慢。老道我都无聊把给山羊吃的竹筐里红萝卜数了一个遍,一共七十六根红萝卜,五十根红萝卜洗干净,二十六根红萝卜带土,有八根红萝卜有蛀虫留下的孔,有一根红萝卜被卖家咬掉一口肉,另外还有两根红萝卜是连在一起的姘头。中间老道还起身喝了两次水,又回来重新数了十八遍……”

  老道士朝晋安埋怨说道。

  他们回城已是午后了。

  等晋安和老道士在人流中挤得满头大汗,好不容易终于挤到文武庙时,已经申时二刻,也便是下午四点左右。

  平日里谢绝接客,一直对外界神秘的文武庙,今天果然对外开放,让人一睹神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