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白骨大圣

正文卷 第4章 一个叫昌的县

白骨大圣 咬火 5272 2020-05-28 14:30

  山中月华稀疏,凄冷。

  相隔遥远。

  望着苍茫茫的凄凉四野。

  晋安糅杂孤独与思乡之情,有点悲从心头起,低低轻叹口气。

  就见。

  他朝山脚下的盆地方向。

  弯身抱拳一拜。

  道士皱眉:“你没事拜个吃人寺庙干嘛?”

  晋安:“那对遇害的父子,生前是淳朴善人,即便死后也不曾想过害我性命,没有想拉我当替死鬼。反而数次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提醒我寺庙里有鬼,叫我赶紧跑。”

  “所以我这拜,拜的并不是寺庙里供奉的鬼神,而是拜的王铁根父子俩,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可以说他们一共救了我两次。”

  “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再返此地,为他们收殓尸骨送回村子,让他们一家人团聚,不用做孤魂野鬼。”

  “好人不该受苦的。”

  晋安说到最后,语气沉重。

  雨后悬月低得仿佛近在咫尺。

  古月悬空。

  老松树下站着一老一少两道身影。

  年长者的身上穿着五色道袍,脚上是双青白十方鞋。

  年纪约摸在四十许。

  五色道袍虽陈旧,已经浆洗得有些泛白,却干净整洁,并无皱褶,看得出来,其主人定然十分爱惜这件道袍,即便已经很陈旧却依旧不舍得扔弃。

  这是位爱惜翎羽的洁身自好道士。

  另一人则是名更加奇怪的青年。

  细皮嫩肉,肤白齿白,年纪刚二十出头。

  留着短寸头。

  既像个商贾官宦家出身的清秀书生,又像个刚刚还俗的小和尚,有点不伦不类感觉。

  “有人来了。”道士突然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打破山月安静。

  晋安茫然看看四周,天地苍茫,黑夜下除了群山起伏的模糊不清轮廓,他什么都没看到啊。

  道士抬手指向山脚下一个方向,像极了一位月下仙人在指点迷路:“《广平右说通感录》中有门‘望气术’,称读书人的元神,是文曲星下凡,又因为读书人读书是为了显功耀祖,所以他们读过的文章,便会字字闪耀光芒,从读书人的百窍散发而出,如彩霞万缕,如浩瀚景秀。因而古人才会常形容诗能成仙,文能成圣。”

  “就比如像诗仙,文仙那样一等一才华的人,他们身上的光芒就能直冲云霄,与星斗争辉。”

  “即便是再小的小秀才,身上也能发出微弱的光芒像一盏小油灯,映照门窗,助人才思勤敏。”

  “一里外的山下官道,那人身上光芒有近丈高,所以我才说有人来了,来的人最少也是有功名在身的进士或探花。”

  晋安惊了。

  他回头看看依旧深邃如墨的大山,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让他在黑夜里什么都没看到。

  他感觉在这个世界待得越久。

  物理老师的棺材板就越来越压不住了啊喂。

  晋安心中一动。

  满眼期待问:“道长,那您看我是几尺几寸长啊?”

  身为一名在知识爆炸,互联网海洋里天天狗刨的人,金鳞岂是池中物,博览过的群书那肯定比古人吃过的盐巴都多吧,怎么说也是金光万丈缠腰吧?

  哪知,当晋安转头看向身旁道士位置时,那里空无一人……

  只有身后的老松树下,只有一具弃尸荒野的染血道士遗体。

  道士的遗体残缺不全,下半身已经丢失不见,只剩染着厚厚血污的穿着五色道袍的上半身,像是被什么力大无穷的怪物给活生生撕碎成两截,道士背靠老松树但双手结印,人走得很安详,脸上没有痛苦表情。

  奇怪的是,这么浓的血腥味,居然没有引来豺狼野兽窥觊…或许是跟手印有关?

  霜白色的月华照在深山老林的晋安一个人脸上,显得有点苍白。

  荒山野岭。

  虎啸猿啼。

  都是孤魂野鬼出没。

  我特么…晋安又双凉了。

  ……

  两天后的傍晚黄昏。

  一场春雷过后,随着清明逐渐的临近,天气开始转暖升温,今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大晴天。

  在阴邑江的岸上有一县。

  那是个叫昌的县。

  昌县内很热闹,人声鼎沸,有小孩跑来跑去的嬉闹声,有吆喝声,有贩夫走卒叫卖声。

  “胸口碎大石,卖身葬姐……”

  “糖葫芦,清脆甜口,含棒棒的糖葫芦……”

  “祖传手艺,可大可小可粗可长的捏糖人咯~”

  “娘,娘,我要舔狗!我要舔狗!”

  “不嘛娘亲,我就要舔狗!”

  有顽童指着路边的捏糖人摊子,在地上哭闹打滚。

  人流穿梭如织的街上,既有无纹饰麻布衣的普通百姓;

  也有腰系玉带一尘不染或粉梅色雪狐棉衣的富家公子小姐;

  当然也少不了那些常年刀头舔血的江湖草莽。

  这些江湖草莽满脸横肉,气血旺盛,一身的腱子肉,每当目光扫过那些细皮嫩肉的富家公子小姐时,都是目露不善,就像是在挑选一头头待宰的大肥羊。

  此时快要天黑入夜,路边酒楼饭馆茶楼都已坐了不少人。其中一家门前挂着青竹幡杆的‘徐记茶楼’,一楼已坐满大半位置,这些人里有穿着长衫文人、有穿着员外服的员外郎、有带着女眷的商贾…人们一边品着采摘自清明前最嫩的新茶,一边听着说书先生讲着最近发生在昌县的新鲜事。

  民间有句俗语,明前茶贵如金。

  说的便是这采摘自清明前茶叶,芽叶细嫩,色翠香幽,味醇形美,是茶中佳品,甚至有的极品新茶需要妙龄少女口齿含芬采摘才能保留原始纯香,不是一般人能喝得起。

  啪!

  随着说书先生书中的惊堂木一拍,开始徐徐说书。

  “昨日,咱们昌县内出了一个奇案,叫‘雷公劈尸案’。就在这事已经成盖棺定论时,村子夜里突然来了一辆马车。”

  “马车上共有三人在赶夜路,分别是一车夫,一书生,一公子,三人想要在村子里借宿过夜。其中有个公子身高八尺,宽也八尺,身躯凛凛,听了村里出人命的过程,竟然大骂村民们草菅人命,愚昧迷信。”

  “看似‘雷公劈尸案’,居然藏着案中案,在那公子破案后,还意外牵扯出另一件事关朝廷国事的大案!一具尸体里竟套着案中案中案,让人瞠目结舌!”

  “欲知此案详情经过……”

  “下面且听老头子我为诸位看客缓缓道来……”

  “话说,昌县云西南角十里外有一个僻静村子,叫上潘村,今天要讲的事,就是前天发生在上潘村的一件离奇案子。”

  “上潘村有一妇人叫李氏,其夫李才良,二人虽无大富,但夫妻同心,勤恳吃苦,倒也算是小有家财,衣食无忧,且膝下育有一子。”

  “那天日昳时分,一天的农忙结束,李才良夫妇二人跟往常一样,李氏先回家烧炊准备晚饭,李才良并未马上回家,而是牵着田里的老水牛,赶在天黑前送到同村下一家人去,以免别人错过春季耕田插秧时间。”

  “在各地村庄,类似这种几家人或一村人一起养一头耕牛的事很寻常。”

  “但就在李才良还完耕牛准备返家的途中,离奇事发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